基三华乾琴爹//天刀暂a//关于cp不拆不逆不撕逼//刀剑全员厨//小学生写作文//这辈子都是王吹

【叶唐】心动

点梗文:一墙之隔的你消失殆尽的生命

想说的话:其实我很早就像写这首歌了,是陈洁仪的翻唱版。至于要选择这个版本是因为我个人觉得这个版本更适合玻璃渣和刀片(笑)也是让我如愿以偿了一把。所以谢谢阿潜愿意和我换梗!!!!!也很谢谢这个活动(噗)!!!我的自闭症还是蛮厉害的,所以不说话是因为我害怕。嗯。我爱你们。嗯。用我常说的就是“如果有什么需要请随时打铃叫我”嗯。

关于本文:我一直都觉得明月心这句话说得很对“唐青枫骨子里是个不愿被任何东西束缚的人,唐门不能,水龙吟也不能。”在我看来,唐青枫最后是肯定会成为一个助人为乐的好骚年江湖散人(总而言之我很认同龙吟水上的解析)。我也很希望他成为这样的人,总比老被红渠姐骂好吧(笑)。唐二和明月心是镜子一面是光明一面是黑暗,所以我觉得如果唐青枫爱上一个人,会和明月心一样飞蛾扑火,但不会像姑姑一样放弃自己的一切,因为那样的话爱情就成为了束缚他的东西。但是游戏团队给明月心的设定给我的感觉是黑暗的这一面会想法设法摧毁掉光明的一面。这文差不多就是这感觉。
人物OOC我造,文笔很渣我也造。至于那个红叶小筑前的傀儡阵。嗯。我一直都是真武死忠粉。嗯。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墙被我换成门了。墙太厚了怎么能听见呼吸声呢(被打)嗯。见谅。嗯。不准打脸,不收刀片,不收眼镜片,这个世界也没对我干什么。废话有点多,见谅。

以下正文:
叶知秋已经许久没有见到过唐青枫了,一个月?两个月?连信鸽似乎都找不到唐青枫的行踪了。叶知秋觉得自己的耐心似乎要耗尽了,自己这段时间忙着和其他三个盟主为总攻青龙会的事情收尾。李红渠的伤势已经大好,唐青枫下手的时候并没有伤及筋骨,但恢复还要一段日子,每每叶知秋见到李红渠,问问她的伤势时,李红渠总是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那小子最好躲到我看不到的地方,什么要被她找到非得好好打那小子一顿。每次孟长风都听得心惊胆战的,心想着虽然红渠你和唐盟主关系铁到没话说,可他好歹也是我顶头上司的爱人啊!你这样说我以后还能不能再帝王州愉快的干活了!叶知秋笑笑表示不在意,毕竟他太清楚李红渠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挂念着唐青枫的,再怎么说错不在唐青枫身上。若不是没有青龙会策动,水龙吟还是那个李红渠当家,卢北川找人的潇洒盟会。毕竟就唐青枫的为人和武功,没人会反他,也没人敢。
午夜梦回之时,叶知秋的梦里总是出现明月心那带着赤裸裸讽刺笑容看着他说:“天煞孤星的命格真的能以剑破之吗?”叶知秋想反驳她,他想告诉那个阴毒的女人:“能!”可他就像被人掐住了喉咙一般说不出一个字,明月心却依旧带着那个笑容说道:“你应该听唐青枫提到过,说我们俩的性子很相似吧。”叶知秋突然想起在水龙吟的骚乱平息之后,唐青枫的异常举动,总是求着他,让他要他,一次一次,直到深夜。等他再次醒来唐青枫就走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就像每次唐青枫溜出去玩儿的样子,他没有起疑心,只是想平常一样开始整理了一下,便投入到总攻青龙会的事里面去了“你!”他几乎确定了为什么他总是联系不到唐青枫了,孤鸾刚出鞘,一下子眼前的景致就变了,叶知秋似乎置身于竹林之间,他一下子就想起了唐青枫曾和他提起过自己平时偷闲最爱呆的地方就是红叶小筑,他记得唐青枫当时一脸得意的看着他说那地方除了他姐知道连齐落竹他都没告诉。他还记得唐青枫当时用一种“你得意去吧”的神情看着他说你是第三个知道的。他记得自己语气微急的问他第二个是谁的时候,唐青枫就像是奸计得逞一样的边笑边说第二个当然是唐三了!他记得唐青枫神情严肃和他说我可不会带你去,要是红渠来你这儿找我,你肯定会告诉她,这样我就不能继续我的快活日子了!不过门口我放了我们唐门的傀儡阵,想必红渠也进不来。他看见原本隐藏在竹林间的傀儡不是已经损毁就是已经完全不会动弹了。七零八落,突然显得萧条了起来。叶知秋快速走到府邸前,只看见唐青枫已经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手边是一封信,信上写着“若有来生”四个字,字体已是绵柔无力,丝毫不见唐青枫平时字里行间透出的潇洒与刚劲。他转头看向唐青枫侧向一边的脸,七窍流血。叶知秋猛然从梦中惊醒,顾不上因为被惊醒而打乱的书案和被他吓到的钟舒文。他只想着见到唐青枫,立刻,马上!
叶知秋快马加鞭从江南到巴蜀,整整花了两天的时间,叶知秋从没觉得自己那么需要时间,一到就立刻奔向了唐门找唐青容,还未等叶知秋开口,门口唐门弟子就急匆匆的迎了上来“叶盟主!找青容姐的吧!快!我带您过去!!”叶知秋对唐青枫这个姐姐算是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唐青枫带着叶知秋回矮枫吃红泥暖锅涮菜,吃得正开心着,唐青容夺门而入,一脸冷厉肃杀的样子,叶知秋觉得还真是对得起那女杀神的称号。唐青枫笑得一脸灿烂“姐,这是帝王州的叶盟主。叶兄,这是在下的姐姐唐青容。”“在下叶知秋”“唐青容”这是两个人算不上友好的见面,后来,听手下一个唐门的说起来才知道唐青容是个实打实的弟控,一个年纪比唐青枫大了一轮的大叔把她宝贝弟弟给夺走了,能给他好脸色看也是出奇了。
所以当叶知秋看见那位女杀神带着满脸的愁容,他知道,他的推断是真的。唐青容带叶知秋去红叶小筑的路上说起了唐青枫,她说唐青枫是一个月前回来的,他一回来以后不让花椒和茴香两位侍女侍奉左右,而是把他们赶回了唐门,说是他想一个人清净一下。唐青容没太在意,毕竟水龙吟的事闹得挺大的,四盟八荒无人不知,只是想着等过些个时日带上唐青枫平时最爱喝的花椒酒,再备上那暖锅,好好吃一顿就行了。没想到唐青枫头一次不领情,竟是说什么也不让唐青容进房间,唐青容一时怒极,直接踹开了门,只见唐青枫正剧烈干咳,竟硬生生咯出了血,姣好的面容几近苍白。这可吓坏了唐青容,唐青枫却不告诉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是说自己是受了内伤修养一阵就好,唐青容给唐青枫用内力调息,唐青枫却说他已经让手下一个值得信任的天香弟子看过,说是不能用别人的内力调戏,只能自己慢慢的用自身功力化解。尽管唐青容不相信他弟弟这番说辞,可唐青枫不想说即使威胁他也没用,最后姐弟俩协商的结果还是由花椒和茴香伺候着,但是不进房门。每隔三日都由两人轮流传信过来,信是唐青枫亲笔,信中所书无非是说自己安好,无需姐姐担心,可透过这字迹却不像是转好反而愈演愈烈,她也曾再去红叶小筑找过唐青枫,可这次她却怎么都没打开那扇门。叶知秋突然想起那是唐青枫从齐落竹那儿偷来,说是偷,倒不如用拿这个词更贴切,为此唐青枫还特意和叶知秋炫耀了一番,说这个锁是玄铁所铸加之陨石之类的珍贵石材,听说就算是内功及其深厚之人都难使其断裂。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红叶小筑门口,花椒和茴香赶忙迎了出来“大小姐。”“嗯,青枫还没出来吗?”两人似有难言之隐看着唐青容皱着眉头不说话“到底怎么了?”唐青容有些怒气,毕竟事关性命。叶知秋看着说道“唐小姐,不如让叶某去试试吧。”唐青容想到叶知秋和唐青枫的关系,想着能浪费眼前这个人进去看看也是好便同叶知秋说到:“如今只能靠叶盟主了!”
叶知秋在一路赶至唐门的路上,其实已经想象了无数种两人见面的方式,他想如果唐青枫要是真的中毒,他必要为他解毒,他素来喜爱追查天下各种奇毒的解法,他相信必有解药。他也曾想过如果要是真的解不了毒,他就带着唐青枫去看遍世间奇景,然后再回到这里,陪着他度过最后的时间。后来跟着唐青容到红叶小筑的路上知道了唐青枫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时候,叶知秋是有些生气的,他想就算是拆了门他也得把唐青枫揪出来。可真等他站在门口了,他却犹豫了,而此刻门里面飘散出来一丝血腥味。叶知秋再也忍耐不下去了,这玄铁锁他虽然震不开,当他可以想其他办法,叶知秋是个行动派,只要想好了就立马去实行。可门内的那个人的虚弱的声音却让他又不得不停下,唐青枫说:“别。”门内又回归了安静,就像他的心一样,只要知道门内那个人还活着,就好。叶知秋柔声开口“青枫,让我进去吧。”唐青枫还是果断拒绝了他,可是叶知秋听见了唐青枫把锁打开的声音随后便是撞在了门上的声音“青枫!”叶知秋有些急,他不知道唐青枫到底怎么样,回答他的是唐青枫虚弱的声音,他记得唐青枫和自己说“我现在是一界江湖散人,可叶兄你是帝王州的盟主,若是单单为了我一人……”唐青枫没有继续说下去,叶知秋自然明了,天下和儿女情长作为盟主自然是要选择前者,而唐青枫也希望他会选择前者,他们之间就像是天生的默契,可是眼前这个人走进他冰封的心里,是这个人让毫无弱点的人变得有弱点了,一个强者有了弱点会变成什么样?叶知秋懂,他却甘之如饴。叶知秋也慢慢的坐了下来,两个人之间隔着一扇门。
“你还记得咱俩在血衣楼里那次吗?”
“当然记得。”
“说实话,你当时听到我说约上玉堂兄和曲盟主去好好吃上一顿的时候,内心其实没少嘲笑我吧,肯定觉得我怎么老爱吃呢。”
“是啊。当时觉得你既然这么喜欢吃,怎么就没长胖呢。”
两个人聊着,笑着。叶知秋听得出,唐青枫时间不多了。叶知秋突然想起曾经他看到过一个人,欲求死,却被他救起,了解之下才知道那个人因为失去了他的挚爱,他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打算随着爱人去了。他记得那人满脸泪痕眼神空洞的看着自己大喊道“他是我的命啊!”当时叶知秋虽然能理解那人的痛苦却不赞同那人行为。现在叶知秋想,现在,他懂了。
叶知秋一遍一遍的在门外喊着唐青枫的名字,门内的人儿已经变得迷迷糊糊的了,时而回应他,时而只能听见他越来越轻的呼吸声,时间要接近黄昏的时候,从门缝中塞出了一封信,叶知秋听见唐青枫轻轻的笑了一声,然后便是他梦中看见的四个字“若有来生。”
后来,听帝王州的手下说他们离开数月的叶盟主再也没有笑过,三叶府的仆人说有一个房间被叶知秋下令决不能进,有些人不小心瞥到过几眼说只是立了一块牌匾,看不清上面的字,却只看见旁边放着一个扇架上面放着的是水龙吟前任盟主唐青枫的红叶扇,还有些唐门弟子说在新任掌门在去红叶小筑祭扫唐青枫的时候看到过叶知秋。

评论(4)

热度(9)